首页 > 女人 > 刑点水浒之呼延灼隐瞒军情

徐宁在梁山传授钩镰枪法,宋江又安排凌振制造火炮,这一切都需要时间,所以梁山对呼延灼采取了继续免战的策略。梁山免战积极准备,朝廷方面的呼延灼干啥呢?呼延灼根本就没有想到梁山发生的这一切,依仗自己的特重骑兵部队铁索连环马,天天叫战,梁山根本不搭理呼延灼。所以呼延灼犯了轻敌的毛病。在军事上,战况瞬息万变,当对手发生变化的时候,你也应当变化,对手变化,你不变,那你离倒霉也就不远了。

只用了半个月,钩镰枪训练成熟,凌振火炮营组建完毕,万事俱备只欠东风。一切妥当,宋江召集众头领召开军事会议。宋江说表示既然咱有了应对连环马的办法,决战时咱们的策略是提前把钩镰枪队伍就地埋伏好,只用步兵,采用诱敌战术,把呼延灼的连环马引诱过来消灭。徐宁建议钩镰枪再配合挠钩效果更加好。众人纷纷表示同意。于是宋江分兵派将。接应工作由水军李俊、张横、张顺、三阮、童威、童猛、孟康九个九个头领负责。策应部队由花荣、秦明、李应、柴进、孙立、欧鹏,六个头领负责。火炮营由凌振、杜兴负责。钩镰枪部队由徐宁、汤隆指挥。转天宋江帅人隔水擂鼓叫战。呼延灼正郁闷呢,虽然自己有特重骑兵部队铁索连环马,但是梁山占据地利免战,每天要与梁山交战都没机会。自己向朝廷要来了火炮营可是被梁山给捣毁了,现在朝廷还不知道消息,但自己也拖不了多久,如果不能速战速决,自己也好不了。呼延灼正琢磨呢,听说梁山挑战了,高兴万分,与韩涛带人马就杀出来。呼延灼还是继续了老办法上阵直接放出连环马,梁山引诱小分队按计策拨马便走。这边撤走另一拨引诱小分队从另一个方向接上,呼延灼再放连环马。如此循环,小分队一拨接一拨,呼延灼的连环马一拨放一拨,眼见连环马放差不多了,梁山的人马却越来越多,韩涛过来说,咱不能再放了连环马了,放出去的都没回来,估计梁山方面有计策搞鬼。呼延灼说:我也察觉了,看现在这形势,咱们分兵吧,你往南杀,我往北杀,别在一块被人包了饺子。两人正说呢,忽然炮声不断,原来梁山占据制高点,凌振帅火炮营开始了炮轰。呼延灼郁闷不已,不用问这肯定是凌振归顺了梁山所为,呼延灼的人马连同所剩连环马在炮轰下就乱作一团,在梁山人马四面夹击下,慌不择路就进入了梁山的包围圈,被梁山包了饺子。一场决战,钩镰枪、火炮营大显神威,呼延灼全军覆没,连环马也损失殆尽,韩涛被捉上梁山,在宋江的招安政策下被说服归顺了梁山。

一转眼功夫,呼延灼所率朝廷讨伐梁山的部队都没有了,呼延灼仗着自己有功夫,好不容易杀出来,但成了光杆司令。 呼延灼一看这次真的彻底完了,损失惨重,自己怎么回东京,怎么向朝廷交代,当初自己可是被朝廷寄予厚望,现在自己一个人回去,皇上那一关不说,就是高俅也饶不了自己。呼延灼胡思乱想时,猛然想起自己有个慕容朋友不是在青州当知府嘛!得了干脆找他去吧,于是呼延灼准备借助慕容知府要东山再起。可怜的是大宋王朝的徽宗皇帝、高俅高太尉、枢密院领导们正眼巴巴的盼望呼延灼的好消息,呼延灼却跑去青州了。

呼延灼在对梁山作战过程中犯了隐瞒军情罪。隐瞒军情罪是指军人故意掩盖军事情况,不报告或者报告不真实的军事情况,因而对作战造成危害的行为。北宋王朝主动出击对梁山宣战是梁山与北宋王朝的第一次正式交锋,此次战斗对双方的意义非同许可。北宋王朝对该次军事行动是非常重视的:选拔军事首长选择了开国呼延赞后人河东名将呼延灼,武艺过关,宋徽宗还御赐呼延灼宝马良驹进行激励;又满足呼延灼的要求批准了先锋人选韩涛、彭玘;后勤装备上太尉高俅此次也是大力支持武器随便选,又拨给呼延灼三千匹战马,赏银若干。

但是呼延灼作为对梁山作战的最高军事首长只报喜不报忧。呼延灼在用连环马取得初步胜利时,就急不可耐的就向朝廷报捷,朝廷方面于是大受鼓舞,派人慰问;呼延灼又提出要朝廷增派火炮营,朝廷立马同意派凌振前来助战。此后朝廷再也没有接到呼延灼有关战况的任何汇报消息。但是呼延灼上面有枢密院、太尉高俅、更有宋徽宗等领导在眼巴巴等着呼延灼的消息。凌振火炮营初到梁山震慑了梁山,梁山采取破坏计划,捣毁火炮工事,活捉凌振,呼延灼明知这是对梁山作战的重要军情,作为前线军事首长呼延灼应该立即向朝廷汇报,及时调整作战计划。但是呼延灼怕朝廷惩罚,隐瞒了火炮营毁灭的重要军情,自己没有及时调整作战计划,朝廷因没接到前线战报也丧失了调整作战计划的机会。而梁山方面利用免战拖住呼延灼造了火炮,研发了钩镰枪,最终决战打败呼延灼。客观上讲呼延灼兵败很大程度上是自己隐瞒军情造成的,其行为造成了连环马损失殆尽,全军覆没。其行为符合刑法故意隐瞒军情对作战造成危害的规定,构成隐瞒军情罪。

您可能还喜欢的
最新信息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