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体育 > “我要上冬奥!”来自尼日利亚的一声呐喊

四位来自尼日利亚的姑娘从零开始,短短一年多的时间就拿到了平昌冬奥会的参赛资格,这个奇迹接下来能否更进一步?

与往年相比,今年的冬奥会开幕式上迎来了更多非洲国旗。

参加平昌冬奥会的非洲国家总数达到了8个,其中包括两个首次亮相的国家——尼日利亚和厄立特里亚,他们将加入肯尼亚、摩洛哥、加纳、马达加斯加、南非和多哥的行列,组成本届冬奥会的非洲代表团,总计13位参赛运动员也创下了自1994年以来非洲代表团的新纪录。

非洲国家首次参加冬奥会是在1960年的美国斯阔谷,当时仍处于种族隔离制度时期的南非派出了一个只有白人运动员组成的代表团。尽管参与冬季运动项目对非洲运动员来说非常困难,但自1984年以来,非洲国家参加了所有的冬奥会,算上今年的两位“菜鸟”,累计参加过冬奥会的非洲国家将达到15个。

对于非洲运动员来说,天气条件是阻挠他们参与冬季项目训练的一大障碍,因此参加冬奥会的非洲运动员大多都是在非洲大陆以外出生,或者在外接受过训练。此外,非洲的许多体育组织出了名的管理混乱,资金筹措更是一团糟,导致运动员们不得不自己寻求赞助。

2016年11月,尼日利亚女子雪车运动员塞温·阿迪贡(Seun Adigun)在 GoFundMe 网站上发起了一次众筹,寻求7.5万美元的资助,以实现尼日利亚女子雪车队的冬奥梦想。在14个月的时间里,该网站上有474人支持了这一项目,7.5万美元的目标顺利完成。

尼日利亚女子雪车队的众筹主页。

现年31岁的阿迪贡从小在美国长大,曾是一名田径运动员,代表尼日利亚参加过2012年伦敦奥运会的女子100米栏项目。2015年,美国试图吸纳前田径运动员参与雪车项目,并招募了阿迪贡担任一年的领航员。

“我28岁时开始训练(雪车),对此毫无头绪。”阿迪贡告诉 CNN。

但不久之后,阿迪贡与尼日利亚雪车联合会的一次谈话开启了新的故事。

“他们告诉我,这对我来说是一个机会,去改变雪车运动对非洲大陆的意义,我知道这是我必须做的事情。”阿迪贡说。

2016年,她招募了两位同样在美国长大,现年24岁的前田径运动员——恩戈齐·奥温梅里(Ngozi Onwumere)和阿科玛·奥梅奥加(Akuoma Omeoga),组建了尼日利亚女子雪车队。

田径运动员转项雪车并不稀奇,不久前,已经退役的中国百米短跑名将张培萌就宣布转项钢架雪车,计划以新的身份参与2022年的北京-张家口冬奥会。

但与张培萌相比,三位尼日利亚女将的训练条件可要艰苦多了。

“我们从零开始,”奥梅奥加告诉ESPN,除了学习雪车运动,她和队友们不得不花费时间从家人、朋友和她们能找到的任何人那里寻求资助。

发起众筹时,她们还不能上冰练习,只能在美国德克萨斯州的休斯敦集中进行力量训练和适应环境,因为她们还没有一架真正的雪车,只能通过阿迪贡自制的一架木头车来学习这项运动。那是阿迪贡在车库中用锤子敲打木头和铁片制造的梦想之车,她将其命名为“Maeflower”,是以阿迪贡继父的名字命名的,继父在2009年因车祸去世,他的绰号是“Maemae”。

“基本上就像是把某人扔进一个垃圾桶,然后把他们推倒在山上。”奥温梅里试图以最简单的语句向 ESPN 描述这项运动。

2017年11月,经过了5场雪车世界杯比赛的竞逐后,尼日利亚女子雪车队的世界排名上升到了第40位,达到了参加冬奥会的最低标准,7场世界杯赛事结束后,她们的排名仍保持在前40,由此获得了冬奥会的参赛资格,实现了尼日利亚在冬奥会上零的突破。这也是1924年首届冬奥会就设立的雪车项目,首次迎来非洲参赛队。

在通往冬奥的征途中,Under Armour 确认为她们提供装备支持;比利时品牌 Lazer SA 签约成为她们的头盔赞助商;Visa 将她们纳入了旗下的“Team Visa”,这是由400多名奥运会和残奥会运动员组成的赞助名单,Visa 为他们提供训练支持;她们还出现在了苹果公司旗下耳机品牌 Beats By Dre 的冬奥会广告中,并获得了网球名将小威廉姆斯的推特转发。

阿迪贡和她的队友们的经历应证了那句著名的鸡汤名言:“越努力,越幸运”。冬奥会还没开始,她们就已经成为了雪车项目最受瞩目的选手,这对于初学者来说是不可想象的。

2017年12月,这个三人组登上了美国著名主持人艾伦·德詹尼斯(Ellen DeGeneres)的节目《艾伦秀》,载歌载舞的出场表现在 Youtube 上吸引了超过180万的视频播放量。

尼日利亚三人组登上《艾伦秀》。

好消息不只一个。受阿迪贡启发,36岁的前三级跳运动员阿戴博(Simidele Adeagbo)于2017年7月投入女子钢架雪车项目。她同样出生于美国,但此前已经退役9年,并且直到2017年9月才首次接触到钢架雪车,但却奇迹般地在2018年1月两场北美杯比赛中连获第三名,拿到了尼日利亚第四张通往平昌的门票。

三十年前,牙买加男子雪车队驶入了冬奥会的赛场,尽管名列最后一名,但他们的故事被拍摄成了励志电影《冰上轻驰》,那是雪车运动第一次被搬上银幕,也激励着试图复刻这一奇迹的尼日利亚女子雪车队。

但阿迪贡说,将二者进行比较对她们来说是一种恭维,“这是一种荣誉,因为他们是创造了即便30年后仍具有影响力的事情,拿我们与这样的传奇相提并论令我们感到惊讶。”

或许在最初,阿迪贡并没有想到她们的故事会受到关注,而在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最近关于非洲国家的言论引起争议后,四位尼日利亚姑娘的冬奥故事或许更增添了一些意义。

在获得冬奥资格后,阿迪贡说她们希望能让冬季运动在尼日利亚变得更显眼。

“当我知道能为冬季运动在尼日利亚的发展作出一点微小的贡献时,没有比这更让我感到自豪的事情了,”她告诉 ESPN ,“我们现在的目标是成为冬季奥运会上最成功的非洲代表。”

在平昌冬奥会上,有一项更伟大的事情等待着阿迪贡她们去完成,也等待着本次参赛的13位非洲运动员——为非洲大陆夺得第一块冬季奥运奖牌。

声明:本文由懒熊体育原创,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您可能还喜欢的
最新信息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