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趣事 > 影视剧中的万年女二扮演者,在感情世界里也不过是个小三

第1章 会不会怀孕

整晚的疯狂与放纵,以至于言洛希再度醒来时,完全找不到北。

她浑身酸痛难忍,像是被人拆了骨架重组在一起,动动指尖都觉得累人。

耳边手机铃声大作,她伸手拿过来,有气无力地放在耳边接听,“喂?”

“言大小姐,你别告诉我你现在还在睡觉,昨天我千叮咛万嘱咐,今天早上十点有《武后》的试镜,你敢放人家鸽子,你到底还想不想在娱乐圈混了?”经纪人林姐嗓门超大,隔着电波都要把房顶给掀了。

言洛希猛地从床上坐起来,下半身传来撕裂般的刺痛,让她猝不及防地倒回去,“现、现在几点了?”

“下午三点了,大小姐,我好不容易替你争取到这个机会,人家剧组等了你整整一个小时,打电话不接,你到底怎么想的?”林姐气得直叉腰。

言洛希抚额,《武后》是一部年度大制作的历史正剧,由著名导演陈歌执导,她要试镜的角色是女二号,林姐求爹爹告奶奶的给她求来的机会。

如果她试镜成功,凭借这个讨喜的女二号就能一炮而红,偏偏她醉酒误事。

这下别说一炮而红,敢让全剧组等她一个人,她被雪藏都是极有可能的。

“对不起,林姐,我……”她话还没说完,就被林姐打断。

“别和我说对不起,你知道女二号的角色给了谁吗?李智媛,是你未婚夫亲自打电话过来内定的。”林姐越说越火大,“我说洛希,你到底和陆总之间出了什么问题?”

言洛希一言难尽,三言两语安抚了炸毛的林姐,她挂了电话,有些茫然地看着天花板。

她和陆昭然之间能出什么问题,不就是出了个李小三嘛。

言洛希苦笑一声,从床上坐起来,被子滑落下来,身上袭来一片凉意。

她低头看去,脸色忽然发白,她昨晚和谁在一起?

可任凭她怎么回忆,都想不起来对方长什么样子,她喝断片了。

她掀开被子下床,眼角余光瞄到床头柜上一抹红色,她定睛望去,叠放整齐的雪纺长裙上面,搁着一本大红的结婚证。

言洛希眯了眯眼睛,伸手拿起结婚证打开,映入眼睑的二寸照片上,她笑得跟傻子一样,活像捡了一座金山银山。

而与她并肩的男人,一脸青色胡茬,就算只是在照片上,也让人无法忽视他倨傲霸气的存在感。

透过照片,男人目光锐利地盯着她,像是会洞察人心一般,害她无端打了个寒噤。

她抚了抚手臂上起的鸡皮疙瘩,嘀咕道:“这年头还有人拿照片PS恶搞,也太落后了吧,这点小伎俩还想骗我,当我缺心眼啊。不过厉夜祈这个名字,好像在哪听过。”

言洛希看了看照片上的男人,只当这是一场恶作剧,并没有放在心上。

伴随“刺啦”一声,她将结婚证撕了个粉碎,顺手扔进垃圾桶,拿着衣服去浴室洗澡。

花洒的水流从头上浇下来,言洛希闭上眼睛,努力忽视昨晚的放纵,可某些热辣辣的画面,却一再提醒她,她由女孩蜕变成女人的事实。

她心中一阵刺痛,却无半点悔恨之意。

陆昭然,咱们扯平了!

言洛希穿好衣服走出浴室,拿墨镜戴上,踩着高跟鞋,姿势别扭地走出套房。

离开酒店,言洛希左拐右拐,找了一家最偏僻的药店,买了一盒避孕药,抠了两粒放进嘴里和水服下,将剩下的药和水扔进垃圾桶。

她往前走了几步,身形忽然顿住,回头望着空荡荡的街道,奇怪,她怎么感觉自己好像被人盯上了?

等她离去后,她身后的岔路口缓缓驶出一辆霸道又彪悍的越野车。

后座上坐着一个西装笔挺的男人,他神情淡漠地看着那道渐行渐远的倩影。

副官周北接了个电话,他战战兢兢地望着男人,“七爷,刚才酒店来电话,夫人把结婚证撕了……”

第3章 让她慢慢撕个够

“撕了?”男人挑眉,冷黑的双眼里掠过一丝诧异,明显感到很意外,毕竟“厉夜祈”三个字,足以让所有女人趋之若鹜。

周北看不出男人的喜怒,亦不敢揣摩他的心思,他小心翼翼道:“是,七爷。”

男人手指有节奏地轻敲着膝盖,薄唇微勾,俊朗深邃的五官上带着一抹玩味,“这么喜欢撕,让民政局加印一百本结婚证给她送去,让她慢慢撕个够。”

周北:“……”

厉夜祈抬头望去,街角已经不见言洛希的身影,他敛了敛目,沉声命令道:“回大院。”

昨晚那杯加了料的酒,如果没有人授意,谁敢端给他?

他刚回来,就有人把主意打到他头上。看来,是时候清理门户了。

周北迟疑地望着他下巴的胡茬,他就纳了闷了,七爷长得俊美无双,为什么就是舍不得刮掉那满脸的胡子,“那夫人……”

“暂时让她逍遥几天。”厉夜祈修长的食指抹过唇角,不知道想到了什么,凌厉的眉眼柔和下来,神情顿时有种说不出的荡漾。

周北在后视镜里看得眼睛都直了,他家七爷这是想到了什么,眼角眉梢居然都这么春情荡漾?

言洛希打车去了公司,刚走进公司,就感觉到四周投来或同情或怜悯的目光,等她看过去,那些人又装作什么都没发生的样子。

她哼了哼,这个行业最常见的就是见风使舵,如今她的角色被李智媛抢了,谁都知道李智媛正得宠,风向自然变了。

言洛希若无其事地乘电梯上楼,刚才林姐打电话给她,通知她晚上八点上一个访谈节目,让她早点到公司来化妆。

她刚丢了一个女二号,若再不积极一点,恐怕真的要吃土了。

刚到化妆间门口,就听到一道谄媚的女声从里面传出来。

“智媛姐,你的皮肤好水好嫩哦,这么近都看不到毛孔耶,果然天生就是吃明星这碗饭的。”化妆师莎莎的声音要多夸张有多夸张,和平常恭维她的时候一个样。

“哪有,主要是平常敷得面膜比较多。”女人柔柔的声音,带着几分谦逊,很博人好感。

“你用什么面膜,给我种种草呗。”

言洛希推门进去,化妆间的人都扭头看过去,见到是她,眼底除了惊诧,就是一副看好戏的模样。

言洛希径直走到她的专属化妆区,不过今天那里却坐着李智媛,她心口猛地袭来一股尖锐的疼痛。

她还记得,三年前她决定为了陆昭然的事业,走进演艺圈时,陆昭然欣喜若狂地带着她来到公司,指着这个粉红色专属座椅对她承诺。

不管她红不红,只要灵臻传媒还存在于世,这个位置永远为她而留,谁也动摇不了她在公司的地位。

为了这句话,三年来,她甘之如饴地为他带新人,让出最好的资源,捧红他旗下不少女明星。

到头来,她所有的牺牲,都不过落得一个被劈腿的下场。

言洛希站在粉红色专属座椅旁,一手自然地搭在椅背上,看着镜子里的李智媛,皮笑肉不笑的讽刺道:“她用的面膜添加了绿茶和白莲花配方,敷得太多,脸皮自然又厚又耐看。”

周围传来哄笑声,这些人向来是看热闹不嫌事大。

李智媛的脸色瞬间变得苍白,她仓皇地站起来,一副我见犹怜的样子,“洛希,你来了,对不起啊,我不是故意用你的专属位置化妆,是昭然……不,是陆总安排的。”

这句话,无疑向大家宣布,她现在是陆昭然罩的人,言洛希马上就要过气了。

原本大家看见李智媛坐在言洛希的专属座椅上化妆,就在猜测言洛希可能要被打入冷宫了,这会儿李智媛的话,无疑证实了她们的猜测。

因此,大家看言洛希的目光,变得有些同情与幸灾乐祸。哪怕这些人,言洛希曾为了她们让出了最好的资源。

言洛希不理会周遭的目光,上前一步,在李智媛面前站定,身高与气场的优势,当她微微俯身时,给了李智媛一种泰山压顶的压迫感。

“连床都敢爬,何况是一个椅子?李智媛,你装无辜的样子让我越来越恶心了。”她的声音很低,低到只有两人可以听见。

李智媛的目光落在言洛希身后,原本唯唯诺诺的她,突然冲言洛希诡异一笑。

言洛希还没有反应过来,就见她突然凑过来,压低声音道:“我再恶心,昭然要的也是我,你再漂亮,他还是嫌你的胸平得跟机场一样。”

“无耻!”言洛希最恨别人拿她的胸说事,这源自于青春期的自卑,即使她现在双峰傲人,也免不了被她戳中痛处。

否则昨天晚上,她也不会气得拿花瓶砸了陆昭然。

她抬手要将李智媛推开,手刚碰到她,李智媛就飞了出去。

“啊!”

李智媛尖叫一声,身体撞在化妆柜上,整个人扑倒在地。化妆用具兜头兜脑地朝她砸去,她骇得连忙抱着脑袋护住脸。

化妆间所有人都瞪大眼睛看着倒在地上的李智媛,却没人敢过去扶她。

言洛希懵住,突然一股大力将她撞开,她踉跄退开几步,手肘撞到化妆镜的灯泡上。

“砰”一声,灯泡碎了,玻璃碎片扎进她肉里,手臂传来战栗的疼痛,她眼眶泛红,却没有流下一滴眼泪,因为她看见陆昭然正小心翼翼地将李智媛扶起来。

“有没有伤到哪里?”陆昭然俊朗的五官上满是心疼,声音更像四月的风,温暖怡人。

李智媛依偎在他怀里,楚楚可怜地摇了摇头,“我没有受伤,就是吓了一跳,你别怪洛希,她不是故意的。”

陆昭然冷厉地目光射向言洛希,眼底满是沸腾的怒意与谴责。

言洛希挺直脊背,下意识将衣袖放下来,遮住手臂上的伤口,还来不及说话,就听陆昭然说:“她是不是故意的,我自己会判断,让莎莎陪你去医务室检查一下。”

“我真的不碍事。”李智媛柔弱道。

陆昭然将她推给站在一旁的莎莎,声音里尽是柔情蜜意,“乖,去检查一下我才放心。”

“好!”李智媛终是妥协,在陆昭然注意不到的地方,她回头冲言洛希得意的笑了笑,这才跟着莎莎离开。

言洛希看着这一幕,真被这女人骨灰级的白莲花演技给恶心坏了。

陆昭然目光沉沉地盯着她,看到她脖子上的吻痕,他眼睛刺痛,声音夹杂着冷怒,“言洛希,来我办公室一下。”

未完待续

微信篇幅有限,后续内容和情节更加精彩!

您可能还喜欢的
最新信息
返回顶部